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行业 >

仍会有坎坷的路径孤寂的守望和艰难地跋涉

2017-04-05 15:39

云破处
        不知不觉又是一个春天来临了。和塞北不同,江南的春天是早有端倪可寻。在过了春节之后晴晴雨
 
雨的二月末、三月初,从办公室的窗子望出去,就忽地听到周围那些花儿绽放的声音了。
        节后上班的日子照例是繁忙的。除了完成日常的事务以外,新增的PM计划就需要大量的时间去做,
 
人活着似乎就是为工作、生活而忙碌,我不知道上天能够给我多少有限的时光与资源去实现人生的理想与愿望
 
,只能是尽力、尽力、再尽力吧。
        最近在看国学类的书籍,一篇关于《论语》的文章很让我上心。作者说,读《论语》的感受就两个
 
字:孤独。孔子很孤独。还说准备写一本关于孔子的书,题目是“丧家狗”。作者对孔子作如此的解读给人一
 
种标新立异的感觉。做为思想家的孔子由于在 政治上的不得意,使得他将很大一部分精力用在教育事业上。
 
孔子任鲁国司寇,后携弟子周游列国;最终返回鲁国,专心执教。孔子打破了教育垄断,开创了私学。孔子62
 
岁时,曾这样形容自己:“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当时孔子已带领弟子周游
 
列国9个年头,历尽艰辛,不仅未得到诸侯的任用,还险些丧命,但孔子并不知难而退,仍然乐观向上,坚持
 
自己的理想,甚至是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事实上,终其一生,作为一名教育家,孔子常常是很恓惶,也很无
 
奈的。特别是在晚年,心中的理想与秩序在现实中连个影子都还没有,学生也一个一个地离他而去,心只能依
 
归于渺不可知的未来。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作者说,任何怀抱理想,在现实世界找不到精神家园的人,都是丧
 
家狗(HomeLess)。想想自己的大半生,心高气傲却才疏学浅,曲高和寡而孤芳自赏,真不及丧家之犬啊。因
 
此该文章读来深有感触,很是赞同。
        农历的二月二十,已是春分,受寒潮的影响,南方的气温又下降了许多。今天早上外面又下起细雨
 
,赖在床上不想起来,一边听着罗大佑在吟唱《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和《光阴的故事》,一边情不自禁地
 
思想着。还是些学生时代就熟悉的老歌呢,那时的自己还是青春年少的时光,只是喜欢其中的旋律和对世事难
 
以把握的忧伤,恍惚之间就是三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了,已是为人父知天命的年龄了,现在听起来依然还是如此
 
这般的情绪围绕着。重温这些交织着温暖与忧伤的老歌,方知似水流年的不虚啊,只是不变的,依然是那一份
 
承诺,那一份温暖。
        今年的春季,似乎还未出去远足过。听气象部门说,此次的雨水不会很大,也不会持久的。果真如
 
此的话,云破日出的时分,许是另一番春暖花开的景象了。我想象着,骤雨初歇,那些青绿的禾苗,还有浅灰
 
色的轻雾中波光粼粼的江水,亭亭如莲般地荡漾着,那些如我般的芸芸众生呢,正享受着辛勤耕耘所带来的快
 
乐与期待,在希望的田野上向着幸福的明天迅跑。
        而我知道,接下来的岁月里,仍会有坎坷的路径,孤寂的守望和艰难地跋涉,但放眼春天里星星点
 
点的生机,已不会再有漫漫寒夜的梦魇了! 

热点资讯

关注游戏茶苑官网微信公众号